新闻中心 > 青岛新闻 > 正文
青岛冠状病毒肺炎平台

当“学渣”漫画作家开始“讲知识”......火爆全网的“混子哥”是谁?

2021-12-03 07:43 来源:青岛日报社/观海新闻
分享到:
咪乐|直播|平台|黄 对后三种形态尤其是第四种形态,也毫不放松。

创造了现象级IP“混知”和超人气图书“半小时漫画”系列的“混子哥”,究竟是何方神圣——

当“学渣”漫画作家开始“讲知识”

●他创办于2015年的知识类公众号“混知”,以刷屏的知识漫画坐拥全网3000万粉丝,无疑已是现象级IP

●致力于用漫画普及通识教育,他主创的“半小时漫画”系列丛书销量超2000万册,常年上榜各大图书网站畅销书

●他抓住了大家的“知识痛点”,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找到了有关知识的最通俗易懂的入口,直观且化繁为简

四年前,“亚马逊中国”颁发“年度十大新锐作家”榜单,在一众有名有姓的获奖作家中间,有一个名字在颁奖现场出其不意得响亮——“二混子”。这件严肃场合发生的“不严肃事件”一直让为自己起了这个不正经笔名的陈磊耿耿于怀。时过境迁,陈磊之名依然渺渺,“二混子”的名号也一再进化,江湖唯见“混子哥”和他一手打造的“混知”传说,当初“不正经”的漫画作家,如今已是知识科普界的正经翘楚了。

“混子哥”陈磊,畅销书作家,漫画式科普的开创者,西北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混子哥”有多火?他创办于2015年的知识类公众号“混知”,以很多篇刷屏的知识漫画,坐拥全网3000万粉丝,无疑已是现象级IP。始终致力于用漫画语言普及通识教育、降低学习门槛的他,主创“半小时漫画”系列丛书,销量超过2000万册,常年占据各大图书网站畅销书榜单……

混知IP展有很多可以互动的内容。

9月12日,“混子哥”现身青岛,从书城的签售会到万象城400平方米的混知IP展,所到之处,都是铁粉夹道的盛况,欢腾雀跃的人潮。9月13日,他走进莱西、黄岛,开启他的知识讲座。

陈磊在书城和读者真诚交流。

在与读者真诚而热烈的互动中,这位现象级IP的创造者有些“凡尔赛”地自称“知识的搬运工”,并自曝曾经是一名汽车工程师。他的“跨界”故事开启得十分普通:“喜欢历史,又喜欢漫画,能不能把这两者融合在一起呢?”就这样,从历史知识的传播和另类讲述开始,人文、经济、科技、医学健康……“混子哥”的“跨界”实验自信地拓展,开挂般为读者提供通俗易懂的高质量人类知识。

见面会上,一对母子向记者展示他们的铁粉身份。

“二次元只是一种语言和手段,内核还是知识。”陈磊这样解释他的漫画创作。他说他的作品之所以受欢迎,主要是抓住了大家的“知识痛点”。他用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找到了有关知识的最通俗易懂的入口,直观且化繁为简。

陈磊在万象城400平方米的混知IP展前与读者互动。

即便“混知”从最初的三人组不断扩张升级,创始人陈磊却始终致力于内容的创作,他坦承运营一直是自己的短板,不过好在有众多学霸同事加入。他透露“混知”按不同领域储备了专家小组,涵盖人文、经济、自然科学等不同行业领域专家。而上学那会儿挂过科、复过读的陈磊,十分认同记者的说法:这就是一场“学渣”带领学霸们进行的知识传播!“要知道,传播知识只能是‘学渣’做领导!第一名给倒数第一名讲知识是讲不明白的,只有倒数第二可以给倒数第一把知识讲明白。因为学渣深知同病相怜者的‘痛点’在哪里,现学现卖,共同进步。相比之下,学霸的‘降维’沟通,效率往往不高。”陈磊说,这是“混知”得以良性运行的基础理论。

当我们以“学渣”的思维视角来看这个世界,大多数传播知识的人都与知识本身一样高冷,我们学习的素材越来越枯燥,不管是教科书还是权威百科,所有的内容都充斥着专业词汇、数据、复杂的句式……这种高冷范儿导致“死循环”:因为看不懂,所以学得累,学得累导致学不会,学不会就讨厌学习。负能量循环往复……“混知”的使命或许正是把晦涩难懂的内容脉络化、图像化、娱乐化。从微博上的四格漫画,到微信公众号,再到图书、视频和各类相关文创……五年时间,陈磊似乎做到了,而且像他的同业竞争对手“馒头大师”所说的那样,幸运地赶上了互联网时代的“内容创业之春”,收获了第一拨窗口红利,他的职业履历中没有“但是”。

热爱生活、观察生活,这是创作灵感的来源

漫画的终极意义在于知识的传播

记者:回顾过去五年的创业史,会不会有一种不断打怪升级的快感?像馒头大师说的那样:陈磊幸运地赶上了互联网时代的“内容创业之春”,收获了第一拨窗口红利,他的职业履历中没有“但是”。

陈磊:这五年来,至少可以说我们是平稳的,确实我也很幸运,一路走来,创业的过程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经历过大风大浪,一直被读者所接受和认可。从本质上来说,我们正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这件事情到哪里都颠扑不破,那就是只要对大家有用,我相信读者一定会接受。在操作层面上,我们也一直在很认真、很尽心地做内容,每一字、每一句,每一笔、每一划,都是认真在做。

记者:您所指的有意义,具体来说是什么样的意义?

陈磊:传播知识!传播知识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尤其在今天的网络世界。你会发现,今天在网络世界有很多不好的现象,有些人言论偏激、低智,有些人“三观”极端不正,我认为,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缺少知识引起的。互联网时代信息量更丰富,反而对个人的选择造成的冲击更大,而且互联网信息鱼龙混杂,许多网站含金量不高,甚至有劣币驱逐良币的倾向,很多垃圾信息可能更加吸睛,那些一天到晚刷屏的明星八卦、无用却又会为更多人关注的信息,我们称之为垃圾信息,如果一边是铺天盖地的垃圾信息,另一边是有关历史知识的讲述,你会选择哪个?大多数人会本能地优先选择前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这正是我们做这件事的意义。

漫画大师蔡志忠提供了一种新的可能性

记者:说到混知的漫画风格,您曾说最初受日本漫画大神鸟山明的影响很深,会刻意要形成某一种画风吗?

陈磊: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日本漫画的影响的确很大。鸟山明的《七龙珠》,井上雄彦的《灌篮高手》,我们都是从小看着这些长大的,虽然他们不是在传播知识,实际上也是在传播信息,在我看来是一样的。其实每一套日本漫画或者说每一套故事漫画,都可以用文字或者小说的形式表现出来,但为什么要画成漫画,这是我们要着重去思考的问题,我想,那一定是因为视觉的刺激比文字更加容易让人印象深刻,更加容易让人记住,更容易抓住别人的注意力。我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何不去借鉴这样的表达方式呢?

记者:所以对您来说,从一开始进行漫画的创作,它就只是一种手段和载体,画风并不重要,您所关切的还是知识的传播。

陈磊:是的。因为我其实并不是一个专业的学者,也并不是专业画家,我的生活、我的工作经历与上面两者毫无关系,完全是“半路出家”,所以对我来说,并不是我画了一个漫画,大家哈哈一笑,我们的目的是将那些文字无法表达清晰的信息,通过图像化的形式进行高效传播,漫画是帮助我把我想表达的东西表述得更加清晰的手段。至于画风,我们选择了丑丑的、贱贱的形象,那是因为当时来说几乎所有漫画家画的东西都是唯美的,作为一个创作者,你永远希望读者在第一眼就能记住你的风格,所以我们有意去选择了一种跟大家不太一样的风格。

记者:说到用漫画来讲述历史和经典,就会想到上世纪90年代最为流行的蔡志忠漫画,他算是用漫画传播知识的“鼻祖”吗?您的创作会不会也受到他的影响?

陈磊:完全可以这么说。蔡志忠作为大师级的人物,他其实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他给我们呈现了一种可能性:讲道理、讲知识、传播信息,不一定非要板着面孔,不一定是要逐字逐句地去看“大部头”,才能了解到深奥的道理。他的确让我们看到一种新的可能性。

不同的时代都会有与之相适应的阅读方式

记者:都说今天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读图时代,您觉得“读图”会成为我们今后获取信息的主流方式吗?

陈磊:用图像来传播信息的方式,我觉得还没有成为主流。文字为主的大部头图书依然是我们获取知识的主要渠道,而且坦率地说,很多传统的老派作者,我认为他们的观念依然还停留在文字时代,还在用文字思考问题。当然,我不是在评价某种方式的对错,文字表达和图像表达互有长短,图像表达会更直观和清晰,但文字表达更有朦胧感,激发想象,这是图像代替不了的,所以在我看来,至少两者应该并存。

记者:您是否会觉得,今天越来越多的人选择读图,是人们的阅读能力日趋肤浅化和表象化的表现呢。

陈磊:从历史的角度看,阅读本来就是日益走向浅显、使之具有更广泛的传播性的过程。从最早的诗经,到后来的唐诗宋词,再到元曲……你会发现我们的知识传播方式是越来越亲民化,越来越接地气,整个的传播过程就是根据时代在变化。我从来不觉得我们是在把它肤浅化,每个时代就应该有每个时代最适合的传播方式,到今天所有人的生活都发生了彻底改变,我们不可能再要求所有人去挑灯夜读大部头的原作经典,大家的生活节奏已经不允许再去这么做了……一味强调传统阅读的重要性只会制造反效果,只能为信息传播制造障碍。我认为短视频、动画、音频,包括漫画,都是快节奏时代产生的合理的东西。

当然,在任何时代都不要去抛弃那些最深刻的东西,我们通过此种方式把那些原本不看书的人拉进来了,而不会减少那些拥有传统深刻阅读习惯的人,所以我们是在做加法而不是减法。

记者:“混知”现在也在尝试除漫画之外的更多元的阅读产品开发吗?

陈磊:我们一直在同步做视频号,目前我们抖音也有超过900万粉丝,也会针对孩子们对于知识的刚需,配合推出一些动漫视频。我们所做的事情可能不太会直接帮助孩子提高分数,但一定能让孩子先爱上这门学科,让他自己产生了兴趣和动力之后,后面的学习就会变得非常简单了。

记者:据说您最初一直把漫画创作的受众定位为白领群体,结果后来发现其实少儿读者更多些,这会让您有些许失望吗?后来的创作有专门向这个群体的方向靠拢吗?

陈磊:我们是有些兴奋和意外。因为最开始针对白领,是因为白领有手机,我们最早写微信公众号,是在手机上阅读的。变成实体书后,做线下活动,才发现来的都是小孩子,前两年还是爸妈带着孩子来,后两年变成孩子带着爸妈来。这个过程其实对我们来说是个巨大的惊喜。从实际利益上来说,孩子的阅读是刚需,这会给我们带来经济效益,家庭消费的意愿一定更强。从更高层次上说,如果在未成年阶段就能给孩子输入更多知识,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记者:坊间传说,“混知”不仅要普及历史、科学、文化、财经、健康等跨学科的知识,还要保证像脱口秀那样3分钟就有一个爆梗,真是这样吗?如何能够拥有长久的段子手般的不息的创作灵感呢?

陈磊送给《青岛日报》的漫画和留言。

陈磊:我们肯定是照着这个标准来的,但是不一定能达到,毕竟不可能像脱口秀演员思路那么奔放,还是要与实打实的知识更多地结合。但是我会去不断地从日常生活中获取创作的灵感。比如坐地铁、公交,作为一个大男人,我也会非常喜欢逛街,但并不是去买东西,也喜欢看电影、打游戏,闲的时候也会追剧,不过现在闲的时候不太多……我想要更多地与这个世界接触,做一个热爱生活的人,一个愿意观察生活、拥抱生活的人。总结一下我们自己的观点:首先要做自己适合的事情、热爱的事情;第二要热爱生活、观察生活,去看人、看事情,看大家都在穿什么、聊什么、玩什么、喜欢什么,这些都是创作灵感的来源。

1800平方米“混知书店”

10月底亮相“上海之巅”

伴随混知IP展亮相青岛,青岛出版集团与“混知”的合作也进一步走向深入。除去自去年开始推出的教育领域的创新读物,以及既有趣又容易理解的知识类相关文创产品,双方共同打造的实体文化空间项目业已开启。今年年初,首家混知书店已在西安投入运营;超过1800平方米的混知书店旗舰店将于10月下旬在“上海之巅”——上海中心大厦开启,带来包括图书、餐饮、小剧场和文创等文化项目内容的综合体验。

万象城400平方米的混知IP展区一角。

9月3日至21日,“专治不明白”IP展在青岛万象城展出。IP展融合了搞笑、酷炫和文化,不仅将天文地理、人文历史囊括其中,还对二十四节气、青岛本土小知识也进行了别开生面的呈现和解读,尤其受到年轻观展群体的青睐。

混知IP展有很多可以互动的内容。

谈到IP展的初衷,陈磊表示:混知团队用脉络化梳理、娱乐化手段、漫画式讲解构建了一个独一无二的线下知识体验空间,用漫画场景对健康、历史、教育、财经领域科普内容进行了创意全面更新。而这也正是下一步混知的发展向线下拓展的一个主要方向。青岛出版集团与混知的合作也将就此进入一个新阶段。

(青岛日报/观海新闻记者 李魏/文 王雷/图)

我要爆料 免责声明
分享到:
?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维权指引会员注册营销服务邮箱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