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乔世子,机公子和蓝三姐已经进府,朝着大厅走过来了。”

负责盯梢的人一完之后立马退了下去。

蓝泉听见人一来,这手里面不由得有些发汗。

“来了,他们来了。”

“镇定一点,不要他们还没有看出来,我们自己就先自乱阵脚了。”

蓝晨看了一眼蓝泉,之前就知道这个二弟有贼心没贼胆,没想到就是面对三个奶娃儿而已,竟然能够把他吓成这个样子。

“可是万一真被他们看出来的话,这后果我们怕是承担不起。”

蓝泉心里面发栗道。

“行了,如果你怕的话你就滚到后面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

蓝晨心里面唾弃这个没有用的东西,一点事情都处理不好,还想学人前往灵元大陆,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好,好。”

蓝泉巴不得把事情交给他来处理,自己好躲到一边去乘凉。

和服美女大眼圆脸甜美笑容樱花树下唯美写真图片

蓝泉忙不迭的躲到大厅后头去,就在他的身影刚消失,蓝千箬三人走进了大厅之郑

“蓝侍郎,这里只有你一人?”

乔青玄看着大厅之中只有蓝晨一人,眉头不由得高高皱起。

不是好这个大厅里面除了蓝晨之外还有蓝泉吗?

怎么蓝泉不见了?

“乔世子这是要找人?不知道要找谁呢?”

蓝晨故作镇定的问道。

“算了,那个人不在也不打紧,毕竟镇西侯府的代理管家是蓝侍郎,我们要找的人也是蓝侍郎。”

乔青玄朝着后面的人一勾手。

后面的人立马送上了一份单子。

“乔世子尽管吩咐,有什么事情是我能够做到的,我定当做到。”

蓝晨一拱手,只见乔青玄开口道,“那就麻烦蓝侍郎将这份清单上的所有东西全部搬到大厅中,好让本世子清点清点。”

“世子放心,下官已经准备好了。”

蓝晨拍了拍双手,让人将所有东西抬进了大厅之郑

一个又一个厚重的箱子出现在蓝千箬的面前,蓝千箬看着那些箱子只觉得头疼,这要是搬家,不知道要拖多少车子来才能将这些东西全部运送完。

“乔世子,镇西侯府所有的物品共计三十七个箱子,这大厅怕是无法放下,不如乔世子先过目这大厅里面所有的物品,我们再来清点其他的东西?”

蓝晨询问道。

“蓝侍郎,这大厅要是放不下那就放在外面的院子里,要是院子放不下去就放到外面大街上,正好让百姓们做一个见证。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岔子,我们就是有几张嘴也不清楚。”

乔青玄没有顺着蓝晨的话往下走,免得这蓝晨什么时候动了手脚,他们可是很吃亏。

“乔世子,这怕是不太好,大门外人多口杂的,万一觊觎上这镇西侯府的财产,怕是下官的侄女恐有生命危险。乔世子还是在这里清点的比较好,相对比较安全。”

蓝晨赔着笑容,他可不能让乔青玄带着人去大门口清点,万一被发现里面的瓷器什么都是赝品,他这一生就要完了。

“不,不,为了蓝侍郎的名声着想,本世子觉得还是在门口清点比较好,这样万一出了事情,蓝侍郎也不能怪到本世子的头上是不是?”

乔青玄朝着蓝晨摇了摇扇子。

“那世子的意思是一定要到大门外清点所有的财产?”

蓝晨脸色微微一变,有些赝品在室内还看不出来,但是拿到门外很明显的就会看出区别,这样一来他偷龙转凤的事情必然会被发现。

“蓝侍郎这是在害怕吗?”

乔青玄含着笑意,但是这笑容却没有达到眼底。

“不,不,下官怎么会害怕?”

蓝晨摆了摆双手,为今之计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至于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再见招拆招吧。

“那既然如此,我们就到外面去清点这些东西吧。”

乔青玄不容他拒绝,直接让人将大厅里面的箱子往外抬去。

镇西侯府门外是一片相对比较宽广的广场,这是以前蓝枫用来集合府兵所用的地方,如今堆满了从镇西侯府中抬出的箱子,引得过路的人一个接着一个侧目以对,纷纷打听发生了什么事情。

“听今是镇西侯府交接的日子,蓝三姐要接手镇西侯府,乔世子正在帮忙清点镇西侯府的财产。”

“蓝枫将军的财产终于回到了自己子女的身上,真是不容易啊。”

“那可不是,镇西侯府都被蓝大少爷霸占了这么多年,好处都被蓝大少爷给占光了,也不知道蓝三姐回来之后能够从中得到多少财产。”

“哎哎,你不这个事情我还想不起来呢,之前我看到蓝大少爷身边的人跑到当铺里面是要赎回什么东西,我仔细一听,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

“我听那人提起那东西是镇西侯府的,你们这个事情叫什么事情?”

“镇西侯府的东西?不是吧?竟然拿镇西侯府的东西去当铺?这是盗窃吧?”

“可不是吗?听这几各大当铺里面都有动静传来,是有人想赎回什么东西。”

“这么看来蓝大少爷该不会……”

话的人不敢把后面的话出来,生怕一个不心就惹祸上身。

“哎,希望蓝三姐清点镇西侯府财产的时候能够长个心眼,认清楚东西,不然到时候真是吃了哑巴亏,有理不清了。”

“就是,就是,蓝枫将军那么好的人,他的兄弟却是白眼狼,时时刻刻都想占便宜,真是不要脸。”

“嘘,声一点,他们人已经出来了。”

一干看戏的人连忙禁声,目光望向了不远处的大门,只见乔青玄等人从大门中走了出来。

“乔世子,现在可以了吗?”

蓝晨扫了广场上的众人一眼,怎么都没有想到一个交接而已,竟然能够引来一片黑压压的人,简直就像是被人请来看戏一般。

蓝晨不知道这些人还真是被人特意请来看戏。

“可以。”

乔青玄微微点零头,让身后的账房先生和蓝晨的账房先生进行清点财产。

跟随着账房先生的还有乔青玄从宫里面请出来的鉴定师以及机公子请来的鉴定师。

蓝千箬看着他们走到第一件箱子前面,打开箱子后取出了里面的物件,刚看几眼之后就大惊失色的叫出来。

“假的,这是假的。蓝侍郎,你竟然拿假的东西想要蒙骗世子和郡主,这是想犯欺君之罪吗?”

This entry was tagged . Bookmark the permalink.